少数人的狂欢:链游公会 YGG IDO 竟只有 32 个地址成功参与?

IDO 居然也成为了少数人的游戏?

原文标题:《Axie Infinity 幕后推手 YGG 成功 IDO,但这只是一场 32 个地址的狂欢》

撰文:Azuma

7 月 27 日 22:00,知名链游公会、Axie Infinity 爆火背后最大的助推者之一 Yield Guild Games 于 SushiSwap MISO 启动了其代币 YGG 的公开销售(IDO)。

虽然整场 IDO 在设计上将持续 24 小时,但在社区近乎疯狂的参与情绪下,2500 万枚 YGG 代币只用了短短 31 秒便被抢购一空,募资总额高达 12496000 USDC。不过,与火爆的社区呈鲜明对比的是,由于缺乏对单个地址的额度限制,这场备受关注的 IDO 最终沦为了大户和「科学家」们的狂欢——最终仅有 32 个地址成功参与,以 0x71d88 开头的单个地址(实为个人合约地址)足足抢到了 900 万枚 YGG,占总销售量的逾三分之一,绝大多数参与者只能无奈陪跑。

Axie Infinity 爆火的幕后推手

要想介绍 Yield Guild Games,必然绕不开近期爆火的链游 Axie Infinity。作为本轮 GameFi 热潮的领头项目,Axie Infinity 的市场热度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持续居高不下。

NFT 数据网站 Cryptoslam 显示,无论是比较交易量、买家数量,还是交易笔数,Axie Infinity 在各个维度上均居于榜首,数据表现盖过了 CryptoPunks、NBA Top Shot 等诸多老牌项目。

Token Terminal 数据显示,Axie Infinity 过去一个月的协议收入高达 1.49 亿美元,以十余倍的差距甩开了 MetaMask、MakerDAO、Compound 等不同赛道的龙头项目们。

而从币价走势上看,Axie Infinity 的原生代币 AXS 同样表现惊人。GoinGecko 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 7 月 28 日 10:00,AXS 报价 47.75 美元,24 小时涨幅 28.4%,周涨幅 216.6%,月涨幅更是高达 1191.8%。

Yield Guild Games 的助推正是 Axie Infinity 能够取得如此强势表现的一大关键原因。Yield Guild Games 是一家成立于菲律宾的游戏公会,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肆虐造成了菲律宾当地失业率的飙升,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当地的部分失业者逐渐将目光投向了以 Axie Infinity 为代表的链游项目,开始尝试「边赚边玩」 (paly-to-earn)。

Yield Guild Games 从中看到了机会窗口,一方面,该公会会帮助 Axie Infinity 招募并培训玩家,另一方面,Yield Guild Games 会向无力承担早期起步成本的玩家们租赁游戏内的角色,继而再从玩家的收益中抽成。

一种特殊的「三赢产业结构」就此诞生。对于 Axie Infinity 等游戏而言,Yield Guild Games 所做的工作可以帮助他们快速引流;对于玩家而言,Yield Guild Games 的举措降低了他们的入场成本;Yield Guild Games 公会自身也收益于这种正向模式,不但快速成为了 Axie Infinity 内规模最大的游戏公会,其「势力范围」也开始扩展至其他游戏及地区。

随着规模的快速膨胀,Yield Guild Games 最终就自身的未来发展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转变为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自治需要治理凭证,这也是为什么 Yield Guild Games 会选择推出 YGG 的原因。

公募玩成了私募

从 YGG 的 IDO 结果来看,「矛盾」似乎是最恰当的形容词。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场 IDO 既有成功的一面,也有失败的一面。

成功说的是这场 IDO 的超高热度。31 秒售罄、千万美元级的募资额,即便是在几个月前市场一片向好时,这样的数据表现也并不多见。在销售正式启动前,许多社群内都可以看到一些详细的参与攻略,群内讨论热度居高不下,无数投资者跃跃欲试。

失败说的是这场 IDO 的迷之设计。起初,Yield Guild Games 曾考虑过采用常规拍卖方式,但由于 MISO 平台不支持设定价格上限,所以最终改为了荷兰拍。在 Yield Guild Games 于 IDO 之前几天发布的规则介绍文章中,可以看出该公会(现在该说是 DAO 了)针对拍卖可能出现的多种情况还是有过一定考量的,但或许是低估了大户们的参与情绪,最终拍卖并没有对单个账户设置限额。

这一设计缺陷的结果前边也已经提到了,公募最后被玩成了私募,如果 YGG 的主要效用是作为 DAO 的治理凭证,那么从代币分发角度考虑,这场 IDO 将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从链上信息来看,整场 IDO 只持续了两个区块,为了更快地抢到筹码,大户和「科学家」们一是通过合约形式将参与拍卖所需要的两笔交易(授权 打币)写在了一起,以便同时执行;二是大幅提高了交易的 gas 成本,以加速链上打包速度。

以那位投入了 4528000 USDC、抢得逾 900 万枚 YGG 代币的大户为例,该用户将自己的两笔交易写在了以 0x71d88 开头的合约内,并支付了 1.166 ETH 的 gas 费用。

大户之所以会如此疯狂,在一些社区的讨论中,有声音提到这是因为一些基金未能拿到 YGG 的私募额度,只能在 IDO 中和散户一起抢购。资金总量 技术实力的双重劣势下,散户的陪跑几乎已是定局,也不怪投资者会去骂一句:「我倒要看看这 32 个 怎么互割。」

YGG 的推出,究竟意味着什么?

虽然这场 IDO 并未普遍惠及社区用户,但作为 Yield Guild Games 从一家普通游戏公会向 DAO 转变的标志性事件,还是有着一定的正向意义的。

对于 Yield Guild Games 自身来说,理想情况下(现在这情况显然还需努力),转变为 DAO 将为整个公会带来更强的凝聚力,所有成员将以 YGG 为凭证共同决定 Yield Guild Games 的未来发展方向。从组织形式、分工协作等方面来看,游戏公会与 DAO 天然具备着较好的契合性,如果 Yield Guild Games 能通过 DAO 的形式取得更好的发展,也将有助于推动 DAO 理念的进一步普及。

而对于链游赛道来说,资金对 Yield Guild Games 的认可则意味着赛道内又跑通了一个独立于游戏自运营之外的可行商业模式。在此之前,卡牌交易也好、边玩边赚也好,都还限于游戏自身运行的范畴内,执行这套商业模式的主体是游戏项目方,服务的对象是玩家;而 Yield Guild Games 这套模式的执行主体是独立于项目之外的公会,服务的对象既有玩家,也有游戏项目方。

从生态发展角度来看,Yield Guild Games 丰富了链游的生态版图,成为了基于 Axie Infinity 等游戏之上的另一层应用。这在一定程度上有些类似于 DeFi 世界里曾经发生过的故事,Maker、Uniswap 等早期协议随着时间的流逝演变成为了生态基石,无数新兴项目在此基础上不断涌现,逐渐筑起了 DeFi 的高塔,而这次,Yield Guild Games 成为了垒在链游地基之上的最新石块。

最后聊聊代币情况吧,YGG 昨日 IDO 最终的拍卖成交价格为 0.49984 美元,由于拍卖仍需走完设计上要求的 24 小时,所以拍得筹码的大户们暂时也无法申领,也就是说二级市场上暂时仍没有流通的 YGG 代币,交易开盘时间至少要等到今晚 22:00,就像社区内的一位暴躁老哥所说:「今晚的开盘才算真正的『公募』,只不过被中间商们赚了道差价。」

来源链接:www.odaily.com

0 0 0
分享到:
没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