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TH 能否超越 BTC?狗狗币有何价值?

虽然贪婪会鞭策人做出种种不可思议之事,但对失去的恐惧会压倒一切。

我不能恐惧。

恐惧是心灵杀手。

恐惧是通往毁灭的微小死亡。

我会直面恐惧。

让它途径我,并离我而去。

当它走远,我会张开心中之眼,查看它的行迹。

恐惧行过之处,不留一丝痕迹。只有我留在原地。

——Paul Atreides,《沙丘》

我钟爱科幻小说。不论何时,我至少都在读一本科幻小说。弗兰克·赫伯特的《沙丘》是迄今最出色的单本科幻小说。整个系列的六部都很棒,但第一部后质量有所下滑。最好的系列科幻小说是刘慈欣的《三体》三部曲。全书令人拍案叫绝。我多想我的中文更好一些,那样我就不必读英文版了。如果你也喜欢科幻小说,这套书绝对是不容错过的真理。另外,我也对即将播出的《基地》系列剧集翘首以盼。阿西莫夫是个暴徒。

美国交易员和投资人是被恐惧和贪婪驱使的简单生物。虽然贪婪会鞭策人做出种种不可思议之事,但对失去的恐惧会压倒一切。Daniel Kahneman 有大量著作讲述了人的决策如何与古典经济学家认为的理性背道而驰。具体而言,与赚钱的收益相比,赔钱的恐惧更让我们难以承受。随着这个史诗般的加密货币牛市持续高歌猛进,回答我们到底在恐惧什么这个问题至关重要,因为恐惧会打消我们持续逢低买入(BTFD)的渴望。

大反转

几周前,我突然收到 Three Arrows Capital 的 Su Zhu 发来的消息。他问我在此轮牛市中,ETH 的市值有没有可能超过比特币。我的回答是 0%。然后我问他怎么看,他说 50%。随后不久,Raoul Pal 2021 年 5 月版的「全球宏观投资者报告」(Global Macro Investor)发布。这份报告永远不会让人失望,新一期里摘录了 Nikhil Shamapant 的一个长篇报告,后者阐述了为何 ETH 有望在 2023 年 1 月前突破 15 万美元。放下报告,我给 Su 发了另一条消息,把大反转的几率提到了 30%。

比特币社区里有那么一帮人会因为担心心爱的比特币有朝一日会被 ETH 取代而夜不能寐。我理解不了这种派系主义,但推特上的确充斥了各种关于 BTC 和 ETH 孰优孰劣的骂战。比特币至上主义者认为比特币是加密市场唯一真正的货币之神。其余充其量只是虾兵蟹将,甚至邪魔外道。

光谱的另一端是 ETH 死硬分子,他们认为 ETH 既能作为最硬的加密货币,又能构建世界上最好的去中心化计算平台。在他们看来,等 ETH 2.0 启动,并完成从 PoW (Proof-of-Work)向 PoS (Proof-of-Stake)共识算法的切换后(时间定在今年晚些时候),ETH 的市值就会迅速超越 BTC。

思考问题时,我尽量摆脱教条,以免掣肘于一种思维方式,无法与时俱进。和所有人一样,我的努力也会失败,但我会提醒自己我只能预测可能的结果,并采取相应的行动,我希望能籍此减少未来的损失。我们必须穿透围绕比特币和以太坊的教条迷雾,看清每种代币真正的基本构想。然后,我们才能回归眼前的纷争,从根本上评估上述说法是否合理。

什么是 BTC/ETH?

最好的货币形式没有行业用途。法定货币对商业很有用,因为它们本质上一文不值。一种特定法币的使用需求完全建立在其网络的实用性之上。这里的网络是指一批愿意接受这种法币、用它交换商品和 / 或劳动的国内和 / 或国际交易对象。

商品形式的货币在日常用途中效果很差,因为它们的价值与某个实际用途绑定在一起。例如,石油是一种很糟糕的货币。因为石油的两个需求源会影响其兑换劳动和商品的价格。首先是能源消费者的需求函数。其次是作为交易媒介的需求函数。如何用石油来为我的劳动定价?我必须将石油对我的日常能源需求的实用性,以及我认为的石油在他人眼中的价值,与我所交换的商品或服务的价值进行对比,才能估算出一个价格。随着经济参与者数量的增加,石油供应和货币流通速度中还包含相互影响的向量,这个估算过程会变得相当复杂。

ETH 的首要任务是为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计算平台提供动力。ETH 之所以这么贵,是因为以太坊网络是最常用的智能合约协议。它拥有最多的开发人员,最多的 Dapp 和最大的总锁定价值(TVL)。ETH 是用来支付 gas 费的商品,如此你才能使用以太坊去中心化计算平台。

ETH 的用途并非只是单纯的货币。要解释这一点,最好的例子就是 DAO hack。这个事件发生在 2016 年,它导致了以太坊网络的硬分叉,目的是解救 DAO 中的投资者,下面是一些非常简要的回顾。

  1. 名为 DAO 的项目启动,旨在打造第一个真正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负责运营以太坊协议风投基金。

  2. 用户将 ETH 质押到 DAO 智能合约中,作为回报,他们可以参与投票,决定如何将汇集的资金投给有希望的项目。

  3. 当时,DAO 吸引了价值约 1.5 亿美元的 ETH,成为了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众筹项目之一。

  4. 智能合约中的一个 bug 导致一家实体掏空了 DAO 的资金。我反对称之位黑客入侵,因为合约的履行没有问题。问题出在 DAO 的创建者对于他们的智能合约在丛林世界的表现缺乏充分了解。

  5. 以 V 神为首的以太坊社区需要作出一个两难选择:A)任由 DAO 资金被掏空,坚持区块链的不变性。这会让 ETH 更像一种硬性货币工具,而鉴于 Dapp 生态系统在 2016 年还处于萌芽阶段,此举会让投资者蒙受损失,打击投资者参与未来 DeFi 项目的热情。

B)劝说矿工接受硬分叉,这会让以太坊区块链回归 DAO 被攻击前的状态,允许投资者收回他们的 ETH。如此一来,ETH 就成为了一种不良的货币工具,因为它能在胁迫下重写历史,但同时,此举也将带给投资者继续参与 DeFi 应用程序试验的信心。

  1. 以太坊社区选择忠于使命,强调以太坊的首要任务是做一个去中心化的计算平台,而非真正的货币工具。

  2. 这个决定激起了许多视不变性高于一切的社区成员的不满,硬分叉后,他们选择继续在原始链上挖矿,但将名字改为了以太坊经典(ETC)。ETC 致力于成为和比特币一样的硬性货币,同时,ETC 又具有和 ETH 一样的智能合约逻辑。

市场是我的信仰,5 年过去了,在市场裁定下,ETH 的市值达到了 ETC 的 30 倍以上。市场认可以太坊专注于成为最好的智能合约协议,而非同时成为一种硬加密货币和良好抵押品。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每当遇到疑问,以太坊社区总会强调成为去中心化计算平台的目标,而淡化成为真正的硬货币工具的目标。现在,当 ETH 2.0 的未来即将到来之际,又有一些人按奈不住了,他们说以太坊有望成为最好的去中心化计算平台,同时成为最硬的加密货币形式。#REF!

ETH 通胀时间表

EIP-1559 如被批准,将大大改变 ETH 的通胀时间表。目前的情况是,ETH 以网络 gas 费的形式从用户流向矿工,但 EIP-1559 被批准后的情况会变成,有一笔基本费用被销毁,并向矿工支付一笔小费。据估算,交易中会有高达 70%的 gas 支出被销毁。我在「没错……我读白皮书」一文中谈到了如果 DeFi 能取代哪怕一小部分的 CeFi,以太坊的 gas 费也有可能飙升。

如果 gas 费随着使用量呈指数级增加,并且这些费用都被销毁,很快,ETF 通胀时间表就会变成通缩。随着平台变得更有用,ETH 的供应量会减少。如果我们低估了 DeFi 对人类经济往来的影响,未来,以太坊将无法提供足以维持系统运转的 ETH。

有人可能会说,只要 ETH 的价格非常非常高,就能解决供应问题。但这是不可能的,当挖矿的边际利润足够大,如此神奇的 ETH 很快就会被挖得一个不剩。以太坊网络无法通过区块奖励产生足够的 ETH,来满足维持以太坊任务所需的量。

在这一点上,以太坊的经济逻辑失效了。当价格很高时,坚定持有者满手都是王牌,而如果急需燃料的 DeFi 应用哪怕不计代价也买不到燃料时,这条暴富之路可能很快就会变成一条通往贫民窟的不归路。我们已经看到以太坊社区在面临威胁时,为了坚守使命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请见上文:DAO hack),你觉得他们会坐视不管,任由这个网络因为一个不完美的通胀时间表断送前程吗?既然开展过一次硬分叉,就不怕再开展第二次。届时,为了有足够的 Dapp 为去中心化的计算平台提供动力,通缩配给和 gas 消耗时间表都会成为牺牲品。

因此,那些咬定当前的 EIP-1559 通胀时间表永远不会变的人,有必要翻一翻以太坊的历史了。大反转牛市的首要驱动因素是:必须使用 DeFi 的链上交易呈指数级增长,导致更多费用被销毁,从而减少供应,提振价格。

如果 ETH 价格真到了 15 万美元,并且以太坊不再作为寄生性 CeFi 机制的中介,那么,仅仅是建议以太坊必须更改其排放时间表,以继续破解 CeFi,就会让 ETH 的价格跌入马里亚纳海沟的最深处。ETH 为其背后的科技提供动力,科技的实用性又支撑着 ETH 的价格,而通缩排放时间表对 ETH 影响巨大,理解不了这一点可能产生致命后果。ETH 绝无可能在实现为世界去中心化计算平台提供动力这一使命的同时,成为最硬的加密货币。

但这并不表示 ETH 的市值就不可能超越 BTC,只是这个目标很难达成,因为 ETH 很难同时得到鱼和熊掌。

货币很贵,科技更贵

全球储备货币是价值最高的货币,因为它拥有最大的参与者网络,大家都愿意拿它交换商品和劳动。目前占据该地位的是美元。货币的价值近似值被称为 M0,即流通中的基础货币量。目前,美元的 M0 为 5.8 万亿美元。

而五大科技公司 FAANG (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 和 Google)的总市值为 6.36 万亿美元。美元只是依托于美国金融系统网络之上的单纯的货币。它并不比提供以美元标价的实际商品和服务的公司更值钱。

持有美元的人不会因为出售以美元计价产品的公司比美元本身更值钱,就在社交媒体上哭天喊地。那么,为何比特币死忠粉们会因为其他具备行业用途的加密货币市值将超过比特币,就备感威胁呢?反过来,其他加密货币似乎对比特币没有这么防备,许多最成功的 alt-coin 最初的资金都是用比特币筹集来的。

哪怕比特币的市值支配地位明显低于当前水平,它作为最硬的加密抵押品的内在实用性也丝毫不会打折。比特币持有人必须坚信,在任何加密货币加持的经济的底层,都存在着比特币抵押品。他们应大力支持这一使命,因为这样做可以巩固比特币在加密货币金字塔中的根基地位。

托马斯·格雷欣爵士阴魂不散

法币和黄金需要活着的人使用,以将它们换成其他形式的货币、商品和 / 或服务。这些传统形式的货币仰赖于人的网络。只要有人,网络就能正常运转。

尽管比特币是有史以来最硬的钱,但除了人,它还需要一群利己主义的矿工,通过消耗现实世界的电力来维持网络运转。矿工的唯一报酬就是比特币。不论出于何种原因,一旦电力消耗成本超过比特币的回报,矿工就会停止挖矿,整个网络也将随之消失。嗖的一声,比特币就会化为泡影。

比特币交易的速度越快,链上产生的费用就越多。这些费用加上区块奖励让矿工得以购买电力,维持网络的运转。我们都知道,作为铸币税的区块奖励大约每 4 年降一次,2140 年会降为零。好在链上交易的量在增加,而且增速很快。但随着购买金融比特币衍生品的歪风盛行,以及老炮们长期持币不卖,格雷欣法则(劣币驱逐良币法则)应验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大了。

劣币被花掉,例如美元和其他法币;良币被囤积,例如比特币。这就是格雷欣法则。不过,虽然囤积黄金不会让黄金贬值,但如果比特币在未来陷入极端囤积状况,人们不以任何方式使用比特币,这将破坏为比特币赋予价值的网络的经济逻辑。因为在区块奖励终结后,矿工的收入将只能仰赖交易费,没有交易,就没有交易费,旷工也就没有了维护网络的动力。

密码不是你的,币就不是你的

多数新入圈者都想找到一种获取比特币的简单方法,籍此对冲法币的风险。也就是说,他们相信比特币会升值,但对成为自己的金融机构毫无兴趣。他们希望在忘记密码时能拨打客服电话,在进展不如意时能有个人听他们抱怨。服务提供商很乐意出售提供比特币敞口的金融衍生品,并收取一定的费用,帮客户打理好所有棘手的区块链问题。

从灰度的 GBTC、Coinshare 的 XBT Provider 以及其他金融衍生品汇集的大量资金来看,普通投资者只愿意承担价格风险。我的一些好朋友都是活跃的交易者,但他们也使用这些产品,因为很方便,虽然他们很清楚,如果你不保管自己的比特币,比特币区块链的革命意义也就荡然无存了。但对他们而言,这一点无关紧要,因为比起新的金融生态系统,他们更渴求一个对冲通胀的工具。

一堆比特币被束之高阁,存放在托管账户中,既不用于商业用途,也不被当作一种新的数字金融经济行为的抵押品,从长远看,这种做法或会拖累矿工的获利能力。同样,另一群人虽然完全信奉“成为自己的银行”这一信条,但在购买生活必需品时,却更愿意使用法币,而不愿破费他们珍贵的比特币,这也会是另一种拖累。如果这个信仰体系的两端都如此顽固,那么链上交易量的增长势必会放缓,甚至调头向下。

芯片短缺

由于制造新矿机所需的半导体芯片持续短缺,在当前比特币与电价之比如此悬殊的情况下,矿商有望维持较高利润。就算你有钱买矿机,市场上也没有足够的库存,能让你大幅提升网络算力。

这里要提醒一下,真正重要的汇率是比特币对电力。法币来来去去,而矿工们必须仰赖赚取的比特币购买电力,才能维持运营。剩余的比特币就是他们的利润。不管 1 美元能买到 1 度电还是 1000 度电,1 度电终究只是 1 度电。

如今的大型矿场不需要大幅增加交易量,即可承受持续的资本支出。就算使用第二代挖矿设备,他们也能赚得盆满钵满,以至于比特币是否用于真实的商业场景中已经无关紧要。

从农场到餐桌

当初始产品、中间产品和最终产品都以比特币定价,比特币计价的信用体系便可扩展至价值链的每一步。真正的比特币经济将允许比特币意义上的无抵押贷款。这个未来到来之时,链上交易量将势不可挡。

从农场到餐桌一条龙的比特币使用是破解阴魂不散的格雷欣法则的一剂良药。购买金融比特币衍生品和囤积比特币属于理性但具有破坏性的行为,现在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狗狗币

宇宙中最强大的力量是人类集体的想象力。我们接触到的每一个非天然实体都始于一个人或多个人的想象。一切都始于虚构,然后过渡为物理存在。

强化我们集体妄想的价值体系受到铜墙铁壁的保护。我们知道,在人类文明的千年历史中,有无数人因为政治制度和宗教分歧而丧生。从这个角度思考,人们在涉及货币体系时会如此较真于自己的信仰也就不足为奇了。他们理应如此,因为一个货币信仰体系可能让他们悠闲度日,也可能让他们苦劳终生。

金钱是纯粹的虚构之物,这是人们习以为常的观念。因此,当你用其他观念挑战他们的信仰体系时,他们会变得咄咄逼人。而幽默是最好的回应方式。

才华横溢的脱口秀演员会将我们珍视的信仰当作一种设定,然后用幽默的手法揭示其中的逻辑谬误。如果你受不了一个玩笑,那你可能需要打坐一会儿,想一想自己为何对自己的信仰如此缺乏安全感。也许你的内心深处十分清楚,它们不过是些狗屁教条。

狗狗币激怒了传统金融领域的达官贵人和加密货币领域的愤青牛仔们。它是一种神奇的互联网货币,从不装腔作势,从不竖立科技创新的幌子。它只是一只出现在屏幕上的可爱狗狗。狗狗币创始人 Jackson Palmer 几年前已经在大怒之下,退出了 Doge 的运营,他认为这种显而易见的加密货币玩笑居然能卖得出去,实在荒唐透顶。

而人类历史上最出色的推销员之一埃隆·马斯克挥舞起狗狗币这把花剑,揭露了当前货币制度的荒谬之处,也实在恰如其分。马斯克的特斯拉公司的市值比多数车企加起来还高,而其汽车产量只占市场的 1/60。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炒作。马斯克利用其 Twitter 大喇叭创造的股东价值,比他通过交付安全、快速且环保可持续的电动汽车创造的价值更高。

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个人,他都是加密货币牛市的封面男孩!狗狗币的玩笑造就了许多地下室百万富翁。而在这个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时代,全球央行的资产负债表以 15% 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快速扩张,传统金融看门人们在电视上滔滔不绝于价值投资和成长投资,自己的投资却连个位数的回报都快保不住了,难怪他们会火冒三丈吧。笑的就是你们。

笑的也是那些宣讲技术去中心化之乌托邦教条的加密党羽们。这些教条也受到了狗狗币的威胁。这种三脚猫技术的协议居然能跻身前十?这让其他加密货币的价值体系情何以堪?他们哀叹狗狗币「让我们脸上无光」,「让加密货币看上去不入流」。如果专业就是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或者穿着黑色笔挺套裙,赚着不合理的报酬,那我宁愿要狗狗币。你也在交易神奇的互联网货币吧,你也在一边说着高深的话语,一边让电子在屏幕前跳动吧。也许你只是希望马斯克大帝在《周六夜现场》吹捧的代币是你唱多的那个吧。

加密领域完全无需恐惧狗狗币。相反,它应被视作一把花剑,用于揭露皇帝没穿衣服的事实。金钱是一种精神上的抽象品。普罗大众越早意识到一切都是虚构的,才能越快从政府发行的有形纸币飞跃至纯粹的去中心化数字货币。它们都是虚构之物。但面对不断上涨的能源、食品和住房成本,哪个虚构之物能维持你的购买力?哪个虚构之物是包容的,而非排他的?哪个虚构之物能让你参与其中,共同开发呢?

Doge 是一种福音。可爱的狗狗币万岁!

我会直面恐惧

一言以蔽之,我恐惧全球央行减缓扩表步伐。少了这一点,如今任何加密货币的价格恐怕都是空中楼阁。当货币价格不再扭曲,传统的现金流分析将再次脚踏实地。

我在本文中谈到的各种恐惧都是针对具体加密货币而言的。作为一个资产类别整体,和股票、房地产及大宗商品一样,随着央行印更多钞票,加密货币显然还会继续增长。了解你的恐惧,选择一个合适的生态系统,把你的财富藏起来,让它远离通胀的魔掌。正如花旗集团前首席执行官 Chuck Prince 所说:「当音乐停止时——就流动性而言,事情会变得很复杂。但只要音乐继续,你就得站起来,随之起舞。」不要恐惧舞池,加密货币滑步舞很简单,人人都能跳。

文章来源:碳链价值

原文标 题 : 《直面恐惧,远离通胀:ETH 能否超越 BTC?狗狗币有何价值?

撰文:Arthur Hayes,BitMEX 联合创始人

编译:碳链价值 程玺

推荐:区块链百人会

0 0 0
分享到:
没有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