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E 事件中的“多空对决”,会在加密货币期权中上演吗?

“现在是时候让投资者、监管机构和立法者了解并拥抱 DeFi 了。”

华尔街“拔网线”了。

原因是因为他们在期权上吃了个亏。

1 月 28 日,以 Robinhood 为代表的美国券商直接关闭了 GameStop、AMC 和诺基亚等股票的买卖。也就是说,不让散户买入了。

与此同时,前不久在 GME 多空对决中声名鹊起的 Reddit 热门子板块 WallStreetBets 服务器被 Discord 平台封杀,被迫转为私人服务。

由此来看,前天美股散户与华尔街空头之间上演的“世纪逼空大战”,深深的让华尔街资本巨头们感受到了“布衣之怒”有多强大。

双方决战的股票是 GME,1 月 28 日,美股散户们和华尔街大空头们围绕着 GME 的股票和期权展开了激烈的厮杀。

GME 股票当天从最低 112.25 美元涨至最高 483 美元,单日涨幅高达 430%,也顺手打垮了一家私募基金。

而在这过程中,买入看涨期权的散户们赚的盆满钵满,而买入看跌期权的空头们则被打的丢盔弃甲 ......

【深链原创】

文丨 Phil

多空对决,散户们的波澜壮阔

故事还得从 2019 年说起。

作为一家拥有 37 年历史的游戏产品零售商。

GameStop 在 21 世纪的今天由于互联网的发展和数字化游戏的崛起,陷入了困境。

再加上疫情的肆虐,其线下店铺销售额进一步下跌。

当人们不会在 GameStop 上去购买游戏实体卡的时候,GameStop 的股价也随之被人看低。

也正因此,来自华尔街金融界的各大对冲基金开始了对 GameStop 的做空。

在此之后,GME 的股价一跌再跌,在去年 3 月份,其股价甚至一度跌到 3 美元以下。

然而,2019 年 3 月份,当大空头们开始做空 GME 股价的同时,便有网友在社交平台 Reddit 的“下注华尔街”(WallStreetBets)版块表示 GameStop 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了,紧接着,电影《大空头》的原型基金投资人 Michael Burry 宣布买进 GameStop 股票。

除此之外,去年 11 月,美国宠物电商创始人 Ryan Cohen 宣布入股 GameStop。

而后者也在此之后进入了 GameStop 的董事会,这使得许多网友相信 GameStop 将能顺利转型。

在此之后,今年 1 月 11 号,RyanCohen 继续大量购入 GameStop 股票,并成为了该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在此期间,受到两位业内大 V 的号召,有越来越多的散户们开始买入 GME 的看涨期权。

2019 年 9 月,用户 DeepFxxingValue (DFV)晒出一张持仓单,证明他已靠着期权在 GameStop 股票上赚到了钱。

除此之外,另一个网友 Player896 呼吁所有网友一起“轧空”空投,“让华尔街痛吧!”

并贴文指出,做空 GameStop 的股票数已超过实际流通数,前者是后者的 120%。

事实上,据 S3 Partners 统计,截至 1 月 26 日,游戏驿站的空头仓位达到 55.1 亿美元,是流动市值的 140%。

140% 的比例意味着在 GME 股票中,有 40% 的做空仓位无法通过购买流通股份平仓。

正是由于这一规则的存在,也为 1 月 28 日的多头大爆发埋下了伏笔。

GME 股价是从今年 1 月 13 日开始产生明显涨幅的。

20 美元、40 美元、90 美元、156 美元、300 美元、483 美元 ...... 从 1 月 13 日开始 GME 股价开始了疯涨。

伴随着 GME 股价的猛涨,曾经看空 GME 的大空头们则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著名做空机构香橼因为公开表示 GameStop 的股票只值 20 美元都被众多散户“围攻”,社交账户被黑客攻击,不得已开设了另一个账号,并宣布“不再就游戏驿站发表意见”。

而对冲基金 Melvin Capital 则因为做空 GameStop 巨亏 30%,被迫接受 Citadel 和 Point72 两家对冲基金共计 27.5 亿美元的注资。

尽管如此,面对汹涌澎湃的散户,接受注资之后没几天,1 月 26 日宣布清空 GameStop 的空头头寸,投子认输。

在大空头吃瘪的同时,散户们却在这一次多空对决中获利良多。上文中,曾经以 5 万美元购买 GME 股票的 DFV,现如今已然有 4 千万美元的回报,而在 Reddit 上,GME to the moon,hold until 1000 的口号不绝于缕。

之所以,我们能在 2021 年的开年,便见证了散户对华尔街机构的胜利,其原因就在于期权。

期权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

要想明白期权在 GME 的多空对决中发挥的作用,我们就有必要先明白什么是期权。

期权(Options)是一种在未来某个时间可以行使的权利,期权的买方向卖方支付一定数额的期权费后,就获得这种权利:在未来某个时间内以一定的价格买入或卖出一定数量的标的资产,这就是期权交易。

期权产品一般有两种:看涨期权与看跌期权。如果对市场长期看好,则可以买入看涨期权,反之需要购买看跌期权。

乍一看,期权的玩法和我们寻常理解的期货合约交易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和合约也有显著的不同。

最直观的区别,就在于其利润结算的计算方法不同。

举个例子,当前比特币价格在 35000 美元左右,但用户在 35000 美元买入比特币的看涨期货之后,如果比特币继续上涨,那么用户就能获得收益,如果在结算时比特币跌破 35000 美元,那么用户就会承受除了本金以外的额外亏损。

而同样的,如果有用户在 35000 美元时,买入看涨期权,那么但比特币继续上涨时,用户就能获得收益,而当比特币跌下 35000 的时候,用户可以选择放弃行权,除了本金以外,用户不需要再赔付其他损失。

除此之外,期权和期货在收取保证金方面也存在不同,期货合约的买卖双方都须缴纳保证金,存在爆仓风险。而期权买方支付权利金,不缴纳保证金,同时也没有爆仓风险;而期权卖方收取权利金,必须缴纳保证金,如果对价格变化的预期出现偏差,可能要支付比较多的期权费。所以期权卖方的风险往往更高,如果没有对冲,裸卖就很危险。

明白了区别之后,让我们再把视野转回到 GME 事件之中去。

在此次攻击中,散户们接二连三的买进,推动着 GME 的股票和期权价格不断上涨。

随着股价的上涨,GME 的期权价格也随之上涨。

按常理来说,在传统金融领域,如果有用户想要卖出对冲,就必须同时持有一部分对应公司的股票,防止期权行权时,市场上没有对手盘,导致无法成交。

但由于上文中所述,截至到 1 月 26 日的时候,GME 的空头头寸规模已经达到其 GME 股票流通市值的 140%,这也意味着,40% 的做空仓位无法正常通过购买流通股份来平仓。

而要想购买股票平仓,就必须提高价格,这样一来,反过来又促使 GME 的股票价格以及期权价格进一步上涨。

而随着 GME 股价的持续飙升空头机构们要想解套则愈发困难,最终,导致了香橼的沉默和梅尔林资本的认输。

诚如《一群“乌合之众”,如何用期权拉爆百亿基金 》所讲的那样,散户们用微小的资金,加上百倍杠杆买入 GME 期权,并撬动了整个 GME 股价的走势,打击了空头的同时,自身也收获了天量的回报。

利用期权,散户完成了一场“庶民的胜利”。

这是一场足以载入金融历史的多空对决,同时也受到了世界各个金融领域的关注。

而事实上,作为新兴金融领域的加密货币行业,我们同样也能看到期权的身影。

加密货币期权发展前景巨大

早在 2019 年 3 月,Deribit 就推出了期权交易,此后,加密货币衍生品交易平台 Bakkt 也在同年 12 月推出了首个受监管的比特币期权合约。

而在 2020 年,包括 CME、OKEx、币安、FTX、BitWell 等多家交易平台相继开通期权交易。

除了 Deribit 以外,目前市面上常见的期权产品大多来自于火币、币安、OKEx、FTX 和 BitWell。

整体而言,市面上大多数期权合约在玩法上并无太多不同,只是在结算周期上有所不同。

其中,币安的期权时间最短,目前只有最长 24 小时;而火币的期权最长时间周期为一季度;OKEx 的期权最长时间周期为 175 天。

而 2020 年新兴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BitWell 在诞生之初,便选择了与其他衍生品交易所不同的发展轨迹。

除了寻常的比特币、以太坊期权以外,去年 8 月,BitWell 将行业内大火的 DeFi 与衍生品交易相结合,推出了全球首款“DeFi+期权”的玩法,并率先上线了 MKR 期权交易,推出 3 天,MKR 当周看涨期权即创出了逾 150 倍涨幅。

在此之后,BitWell 上的期权产品屡屡出现高收益的傲人战绩。

去年 12 月 29 日,BitWell 平台 DOT 看涨期权暴涨 1770 倍。

今年 1 月 7 日,BitWell 比特币当周看涨期权上涨近 20 倍。

更有甚者,就在昨天,BitWell 上一位用户用 300 美元的成本买入 BTC 看涨期权,一晚上便赚取了 10 倍收益,豪取 3000 美元。

从上述数据来看,和 DFV 在 GME 中利用 5 万美元,赚到 4000 万美元相比,BitWell 上的期权产品,其“造富效应”同样不遑多让。

除此之外,和其他加密货币期权产品相比,BitWell 上面的期权种类更多。

目前,在火币上,期权产品一共只有 BTC 和 ETH 两种,而 OKEx 上只有 BTC、ETH 和 EOS 三种,币安则只有 BTC、ETH、XRP、BNB、LINK 和 LTC 六种。

但在 BitWell 上,期权产品一共有 10 种,并涵盖了主流币、DeFi 币种和创新币种三个领域。

其中,BitWell 主流币期权有 BTC、BCH、ETH、LTC、TRP 和 XRP 六种;DeFi 期权有 LINK、UNI 两个;而创新币期权则有 DOT 和 OKB 两种。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而言,在加密货币期权领域,尽管品种繁多,但在深度方面,只能说差强人意。

截止目前 BitWell 期权币种上面的暴涨百倍收益是非常常见的,可谓百倍币不常有,但百倍期权常常见。

随着衍生品平台 BitWell 的期权造富效应愈传愈广,会发现每到放权日那一刻,多个价格合适的期权像更优质号段的彩票一样立刻被散户哄抢一空,显然由于牛市环境下散户的火热,BitWell 的散户与卖方比偏近失衡,需要更多卖方来填补市场需求。

据 Tokeninsight 数据,截至 2020 年 Q3,加密资产合约市场成交规模达到 2.7 万亿美金,约占市场交易总额的 40.3%。

与此同时,2020 年全年的期权成交额也只有 772 亿美元,不到前者的 3%。

因此,加密货币期权市场依然是一片蓝海,而 BitWell 在期权领域的发展潜力同样不容小觑。

就在昨天,随着 WSB 的被封杀,诸多加密货币领域人士呼吁 WSB 来加密货币。

福布斯专栏作家 Roger Huang 刊文称,Robinhood 暂停 GME 等股票交易,导致一些人呼吁去中心化交易和抵制审查的交易,以避免一个协调的、中心化的金融系统的压力。

Sino Global Capital 首席执行官 Matthew Graham 也表示,Robinhood 暂停 GME 等股票交易的行为暴露了他们的谎言,并进一步凸显了 DeFi 的重要性。

Compound 创始人 Robert Leshner 在推特上评论道:“现在是时候让投资者、监管机构和立法者了解并拥抱 DeFi 了。”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可预见的未来,加密货币行业将会得到更多人的注视,也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和资金进入这条年轻的赛道。

而加密货币领域的期权服务也会得到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注:本文为深链科技原创。未经授权,禁止擅自转载。

0 0 0
分享到:
没有账号?